馬拉拉聯合國大會演講稿

2013年7月12日,16歲生日的馬拉拉·尤薩夫扎伊(Malala Yousafzai )在聯合國大會上,為「馬拉拉日」發表演講

以最善良,最慈悲的真主名義。

尊敬的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先生,尊敬的(聯合國)大會主席耶雷米奇(Vuk Jeremic)先生,尊敬的聯合國全球教育特使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先生,尊敬的長輩和我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祝願你們平安(Assalamu alaikum)。

繼一段漫長時日之後,今日我很榮幸能再次發言。能在此與可敬的諸位聚集在一起是我生命中重要的時刻,我也很榮幸能在今日穿戴已故貝娜姬·布多(Benazir Bhutto)的披肩。我不知道該從哪兒開始我的演講。我不知道人們會期望我說些甚麼,但是,首先,感謝真主讓我們所有的人都平等,也感謝每一位為我禱告,冀望我快速康復和過新生活的人。我無法相信人們向我展現出如此多的愛。我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數千份問候卡片和禮物。感謝所有的人。感謝孩子們,他們天真的話語鼓勵了我。感謝我的長輩,他們的祈禱讓我變得更堅強。我要感謝在巴基斯坦、英國和阿聯酋政府的醫院裏照顧我,幫助我恢復健康和重獲力量的護士、醫生和職員。

我全面支持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先生領導的全球教育優先計劃,還有聯合國全球教育特使戈登·布朗和尊敬的大會主席耶雷米奇先生的工作。我感謝他們持續提供的領導能力。他們不斷地激勵我們作出實踐。親愛的兄弟姐妹們,請記住一件事:馬拉拉日不是屬於我的日子。今日——是屬於曾經為自身權利說話的每一位女性,每一位男孩,以及每一位女孩。

數以百計的人權活動家和社會工作者不但為自己的權利發聲,同時也努力去實現和平、教育與平等之自我目標。成千上萬的人遭受恐怖份子殺害,數百萬人因此而受傷。我只是其中的一個。

為此,我站在這裏,一個女孩,於人群之中。我不是為自己說話——我是為所有的女孩和男孩說話。我在這裏大聲說話——不是因為我可以高聲吶喊,而是為了替那些無法發聲的人說話,讓人們能夠聽到他們的聲音。我為那些為自己的權利抗爭過的人大聲說話:他們能過和平日子的權利。他們能被人尊嚴對待的權利。他們能享有平等機會的權利。他們能接受教育的權利。

親愛的朋友,在2012年10月9日,塔利班往我的左額開槍。他們也射殺我的朋友。他們以為子彈將會讓我們沉默,不過,他們失敗了。從那一沉默之中響起了成千上萬的聲音。恐怖份子以為他們能夠改變我的目標,阻止我的理想。但是,我的生活沒有任何改變,除了:已逝去的懦弱、恐懼與無助。堅定、力量與勇氣誕生了。我還是同一個馬拉拉。我的理想依舊。我的希望亦如故。而我的夢想依然不變。親愛的姐妹兄弟,我不反對任何人。我在這裏演講也不是為了報個人之仇從而對抗塔利班或其它恐怖組織。我在這裏為每一位孩子能接受教育的權利發言。我希望塔利班、所有恐怖份子和極端份子的兒女都能接受教育。我甚至不怨恨射殺我的塔利班成員。

即使我手上有支槍,而他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會射殺他。這是我從穆罕默德先知、耶穌和佛陀身上學到的慈悲。這是我從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穆罕默德·阿里·真納(Mohammed Ali Jinnah)身上學到的變革之傳統。這是我從甘地( Gandhi)、帕夏汗(Bacha Khan)和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身上學到的非暴力哲學。這是我從父母身上學到的寬恕。這是我的靈魂告訴我:愛好和平,愛每一個人。

親愛的姐妹兄弟們,看到黑暗我們認識到光明的重要。在沉默中我們認識到聲音的重要。同樣地,當我們在巴基斯坦北部的斯瓦特(Swat),當我們見到槍械時我們認識到筆與書本的重要。「筆比劍鋒」這一睿語如是說。確實如此。極端主義者害怕書與筆。他們害怕教育的力量。他們害怕女性。他們害怕女性聲音的力量。這就是他們最近在奎塔達(Quetta)的侵襲中殺害14位無辜學生的理由。這也是他們殺害女教師的原因。這也是他們每日炸毀學校的原由,因為他們從過去至今天一直都在害怕我們能為社會帶來的改變與平等。

我記得學校裏有一位小男孩,記者問他,「為什麼塔利班反對教育?」他指著自己的書本簡單地回答:「塔利班不知道這書裏寫了甚麼。」他們以為真主是個會把槍指向去上學的人的頭部的微小保守者。這些恐怖主義份子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濫用伊斯蘭教的名義。巴基斯坦是個熱愛和平民主的國家。普什圖人( Pashtuns )要他們的女兒和兒子接受教育。伊斯蘭教是個推崇和平、仁善與手足情誼的宗教。讓每位孩子上學是它的義務與責任,伊斯蘭教是這麼說的。和平是教育之必要。在世界上的許多地方,特別是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恐怖主義、戰爭和衝突阻撓了孩子就學的機會。我們對這些戰爭感到疲倦不堪。在很多方面和世界上的許多地方,女人及孩子飽受摧殘。

在印度,無辜和貧困的孩子是童工受害者。在尼日利亞,許多學校慘遭摧毀。在阿富汗,阿富汗人遭受極端主義的影響。年輕的女孩必須做家務童工並且在年幼時就被逼迫結婚。貧窮、無知、不公、種族主義和基本權利的剝奪,是男女都得面對的最大問題。

今天,我關注女性權益和女童教育,因為她們承受最多的苦難。曾經,女性活動家要求男性為她們爭取權益。但是,這次我們會為自己爭取權益。我不是在告訴男性不須再為女性權益發聲了,我是在關注女性的自主獨立並為她們抗爭。那麼,親愛的姐妹兄弟們,現在是為自己說話的時候了。今天,我們呼籲世界各國領袖必須改變他們的政策方針以支持和平與繁榮。我們呼籲各國領袖制定和簽署的所有協議必須保護女性及兒童的權益。違背婦女權益的協議是不可接受的。

我們呼籲所有的政府確保每一位兒童都能接受免費和義務的教育。我們呼籲所有政府對抗恐怖主義和暴力。保護孩童,讓他們免於暴行和傷害。我們呼籲先進國家支持並擴展女童在發展中國家接受教育的機會。我們呼籲所有的社區心懷寬容、拒絕基於種姓、教義、派系、膚色、宗教或議程的偏見,確保女性的自由和平等,讓她們茁壯。當我們中的一半人遭到阻撓我們無法徹底取得成功。我們呼籲處在世界各地的姐妹勇敢起來,去擁抱她們內心的力量,去實現她們最大的潛能。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為了每位孩子的璀璨未来我們要求學校和教育。我們會繼續旅程,朝和平與教育的目的地前進。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們。我們會為自己爭取權益,我們會為自己的聲音帶來改變。我們相信發自我們話語的感染力和力量。我們的話語可以改變全世界——因為我們眾志成城,為教育事業團結奮鬥。如果我們要實現目標,那麼讓我們利用知識這一武器自我激勵,讓我們通過團結的友愛自我保護。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不可忘記數以百萬計的人在貧困、不公和無知中遭受苦難。我們不可忘記數以百萬計的失學兒童。我們不可忘記我們的姐妹兄弟等待著一個璀璨與和平的未来。

那麼,讓我們開展一場對抗文盲、貧困和恐怖主義的壯麗抗爭,讓我們撿起我們的課本和筆,它們才是威力最強大的武器。一個孩子、一位教師、一本書和一支筆可以改變世界。教育是唯一的答案。教育為先。謝謝大家。

註:初稿翻譯是依據英國衛報發表的馬拉拉演講文章。轉到此網站時才發現衛報的版本與原演講稿有所出入。文中連結的一段乃出自原演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