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英中譯舍

是時候為翻譯工作建個網站了。有了個網站,也能自我鞭策,寫些沒人讀卻能讓自己高興,一些關於翻譯和語言的文字。

這是兩年前提醒自己的話。

雖然沒有拖延症,卻也拖了兩年多才終於逼迫自己做出行動。

網站有了卻沒內容如何是好?在新文字出來前,暫時把一些鍛鍊譯力的舊作當內容充數。若讀者之前在別處讀過這些譯文,那是我貼在別處(譯言網站)或他人未經我同意轉載,或我同意讓個人博客作者(只有兩位)發佈的譯作。

發佈在英中譯舍網站的早期譯作,已盡量修改過,或(發現的)錯誤已修正。

距離翻譯第一篇文章已近四年,如今讀一些自己的舊譯作,只面紅耳赤能形容。我的譯筆是否有長進?老王賣瓜,這或許是自我催眠的placebo。我必須相信自己的譯筆有所進步。

我愛文字,雖沒做作家的天賦,卻自信有鑑賞能力,喜歡有靈魂的文字。我酷愛語言(同時學習日語、西班牙語,也嘗試學藏語可環境太艱難只得放棄),某日醒來發現,每每沈浸在兩種(或三種)語言中,是我內心平和歡喜的美好時光。這世間還有更好的生活方式和職業嗎?得出答案後,我決定用五年時間轉行做翻譯。

做白日夢時,我遐想自己能選擇翻譯喜歡的作品:西藏/藏人主題、印度作家如阿蘭達蒂·洛伊的(非小說)作品、認知科學及與佛禪有關的靈性主題等。這些都是我酷愛並熟悉,也小有研究的主題。然而;造化弄人,我翻譯的第一部作品(英、中版本即將出版)卻是一百萬年前的遠古時代,一個可能出現過,或只是美國新人作家想像出來的,地理位置上屬於現今中國的高度發達文明社會的飛天故事。

有意與我合作的出版社、作家或和編輯,歡迎來信洽談翻譯事項。我接受試譯要求。

Email:contact-teepeng

鄭玉萍寫於2016年4月11日